当前位置: 最新动态 > 自我提升
自我提升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

依图科技至暗时刻:IPO终止 总员工数已缩减六成以上

作者:曲忠芳 李正豪 发布日期:2021/7/11 8:31:29 访问次数:307

历时8个月,作为“AI四小龙”中最早递交IPO申请的依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图科技”),闯关科创板竟以“终止上市审核”画上休止符。7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发布了终止对依图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

上交所官网的公示文件称,依图科技是在今年6月30日主动撤回了IPO上市的申请。而根据《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等相关规定,“申请人主动要求撤回申请”的情形下,“应当做出终止审核的决定”。

针对撤回的原因,《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依图科技相关负责人欲做进一步采访,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应。从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看,依图科技持续处于亏损状态,自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累计未弥补的亏损达72.20亿元。在提交IPO申请之前,企查查数据显示,依图科技已完成了十轮股权融资,融资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东方明珠传媒产业基金、科创投集团、张江火炬创投等。不难看出,依图科技对资本相当依赖,而IPO终止意味着从二级市场募资的通道受阻。

另据数名接近依图科技的消息人士透露,自今年以来,公司经历了大幅裁员、业务收缩调整等,闯关IPO失利给依图科技的未来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从领跑到中止再到终止

依图科技于2012年由朱珑、林晨曦创立,成立以来颇受资本关注。投资了旷视科技的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曾在公开场合将依图科技与商汤科技、云从科技、旷视科技四家以视觉识别技术起家的公司合称为“AI四小龙”,可以说是视觉识别领域中的第一梯队。

去年11月初,依图科技抢先于其他三家递交了科创板IPO申请并获受理,向中国“AI第一股”发起冲击,而招股书的公示将依图科技的财务数据展示在大众面前。招股书显示,依图科技在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0.69亿元、3亿元、7亿元、3.8亿元;保持营收高增长的同时,该公司却持续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分别为11.68亿元、11.68亿元、36.47亿元、13亿元,不难计算,仅三年半的时间里,依图科技累计亏损72.8亿元。

另据招股书显示,依图科技在2017年至2019年、2020年上半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89.77%、166.70%、302.52%和252.28%;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权益分别为-11.91亿元、-21.94亿元、-60.67亿元、-73.06亿元。这些数字表明,依图科技负债率居高不下,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

而在依图科技递表之后,云从科技、旷视科技也先后提交了上市申请,一时之间,AI独角兽的IPO竞速好不热闹。然而,据上交所官网文件显示,在2020年12月的首次问询中,上交所向依图科技的红筹架构、家族信托、业务类型、AI芯片产销量、核心竞争力、关联交易、财务会计信息等47项提出了疑问。

其中,依图科技重点押注的“求索”芯片被业界指为非自主研发,而是来源于依图科技投资的AI芯片初创团队ThinkForce,后者的运营主体是上海熠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熠知电子”)。而在上交所的问询函中,依图科技的核心技术能力也遭受疑问。依图科技回复称,2019年5月第一代“求索”芯片发布后,该公司向熠知电子采购与其联合开发的、搭载“求索”芯片的服务器和边缘计算设备,2020年4月26日起,熠知电子进入依图科技的合并报表范围。原石系列智能服务器中搭载的“求索”芯片在2019年、2020年上半年的销售数量分别是3336颗、2394颗。

在依图科技今年2月回复上交所首轮问询后,3月11日,依图科技主动“中止”了上市审核,值得一提的是,彼时依图科技官方对媒体的回复为“中止并不等于终止”。6月11日,依图科技的IPO状态更新为“中止(财报更新)”。两度“中止”后,直到7月3日,依图科技的IPO状态变成了“终止”,从高调入场到黯然离场仅历时8个月左右。

至暗时刻:大幅裁员、业务收缩

IPO闯关失败,无疑给依图科技的未来发展带来了较大的风险。而事实上,在过去的半年里,对于依图科技来说可谓“至暗时刻”。早在今年初,依图科技首席技术官、知名AI技术“大牛”颜水成在任职仅一年半后离职。

据一位接近依图科技的消息人士透露,今年上半年依图科技降薪、大幅裁员,如今员工总数已削减至500人左右。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数字也被另一位知情人士证实。该人士还透露,依图科技曾经重点发力的医疗业务部门成为此番裁员的“重灾区”,削减比例约70%。此外,依图科技曾设在北京海淀区融科中心的办公场所也发生变动,在北京工作的员工只剩不足100人。“去年这个时候,依图科技公司差不多有2000名员工。”该人士如是说道。对于这一消息,本报记者于7月6日实地探访融科中心,原办公室正在装修,负责人告诉记者,“依图科技早在几个月前就退租了,不清楚搬到了哪里”。

从依图科技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该公司员工总数为1507人,其中研发人员占比55.54%,为837人。

针对以上办公场所、组织架构以及员工数量的变动等相关消息,本报记者联系依图科技欲进行采访与核实,不过未得到负责人回应。

本报记者通过整理对比多家AI企业的IPO招股书发现,整个人工智能领域目前处于高投入的阶段,AI独角兽的共同特点在于过去几年里都经历了多轮股权融资,因为商业模式不成熟、盈利前景不明朗。AI独角兽对资本的依赖严重,而从二级市场打开募资渠道“输血续命”成为当下常见的路径。从这一角度来说,IPO上市对于AI公司持续发展、争抢市场至关重要。

今年1月,证监会出台了《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在业界看来,科创板的监管政策正在趋严。在依图科技之前,已有包括云知声、禾赛科技、龙讯半导体等多家AI企业申请终止IPO审核。当下,对于AI独角兽来说是一个比较艰难的时期。这是因为不同于前几年AI概念被热炒、“讲故事”能够比较容易拿到投资,目前整个资本市场已基本回归理性与谨慎,而AI商业化的真正爆发点还没有到来。在这种情况下,谁能够率先IPO上市就显得尤为重要,同样那些因各种原因IPO之路走不通的AI公司,要想活下去可能面临的压力和困难会更大。